北京赛车官网pk10-北京赛车pk10稳赢公式

带领部下迅速正确的行动精灵方面的行动所带来

 他们在承担责任和义务的同时,还是会流血流泪、感受痛苦和喜悦的活生生的人。
 
    面对以最大限度延长受害者临死前的痛苦为目的制造出来的武器和受害者临终时还在承受痛苦凌虐的模样。尼埃尔此刻的些许失态理应得到理解。
 
    若是为带着巨大痛苦抱憾而终的同袍落泪,目睹从小到大的玩伴如同破抹布一样轻易被打烂死去而失控――连这也要指责禁止未免太严苛,太缺乏人情味。
 
    %%%%%%%%%%%%%
 
    小剧场时间
 
    布伦希尔:这是今天的第三更呢,李林阁下不说点什么呢?
 
    李林:嗯,说什么好呢……对了,临近新年了,大家一起来那个吧!
 
    布伦希尔:好吧,说到新年,果然少不了那个呢,大家一起来吧!
 
    李林(摆好pose):今年过节不送礼!!
 
    众精灵(团体pose):不送礼啊,不送礼!
 
    李林(换pose):送礼只送土飞机!
 
    众精灵(团体pose2):土――飞――机!
 
    拿着便当盒的众人类骑士、士兵:哇咧――为毛我们死了还要被你们这群家伙鞭尸啊!
 
    138看书网www.13800100.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
 
28.漫步死亡禁区(四)
 
    [[[cp|w:470|h:310|a:l|u:www.13800100.com/chapters/20132/3/www.13800100.com]]]呜咽抽泣渐渐平稳,凝重的空气依然承担着情绪化言语带来的沉重份量,等尼埃尔情绪稳定下来,皮埃尔问到:
 
    “你说萨默维脚陷下去之后,爆炸就发生了。那这一切全是尖耳朵们所设下、不依靠玛那完全由机构发动的陷阱,是吗?”
 
    从描述的迹象判断得出的是一个匪夷所思却唯一合理的结论。
 
    有效杀伤人员的死亡机械,渗透着黑暗的设计理念和设计者孜孜不倦努力的可怖产物
 
    绊发式反步兵定向地雷――威尔特特制山寨版。
 
    除了小直径人员踏发杀伤雷之外,李林充分活用手头资源开发的第二种地雷。
 
    以相当厚度弧形钢板为底安置硝化棉,留有预制破片槽的同弧度陶制壳体为雷套,内衬碎铁快、铁砂。采用钢轮发火机构起爆。
 
    当萨默维骑士踩进陷坑的那一刻,连接钢轮的绊索被压了下去,受牵扯的发火机构弹出火星射入雷体内。依照米斯奈-沙尔丁爆炸效应(misznay-schardineffect.注),承受爆炸垂直冲击力的陶制壳体和内衬的细小铁块、铁砂一起成为高速侵彻体扑向毫无防备的受害者,乘着强大的动能击穿他们的铠甲、衣物,带着暴风把血肉之躯撕成一块烂抹布。
 
    受害者即便幸存下来也会彻底丧失战斗能力,只不过能带着金属颗粒走完剩下人生的幸运儿从来不多。
 
    尼埃尔不知道这些让人头皮发麻的小知识,没有见识过看起来像瓦片的土制炸弹。但他见识了那种让人痛苦至死的可怕效果,并且推断出了和皮埃尔相同的结论。
 
    ――某种不明原理机构组成的杀人陷阱。
 
    认同的点点头,什么也说不出来。
 
    “该死的畜牲……!!真该把他们全部绞死踢进地狱的油锅里!!”
 
    指甲刺进掌心,渗出的血珠沿着紧握至发白的拳头边沿留下鲜红的印迹。皮埃尔几乎濒临失控的边缘,微微震颤的拳头需要找些什么来进行激烈接触――木头、石块之类的需要粉碎相当数量才能宣泄掉接近临界的怒火,换成尖耳朵的话需要二十几个,邪恶陷阱的发明者只需要一个,把那卑劣、怯懦、残忍的屠夫每根骨头都拆烂大概就能完成皮埃尔的泄愤工作。
 
    遭遇莫名其妙的突袭,蒙受士兵和士气两个层面不同程度的损失之后,难以自拔的愤怒是正常不过的反应。在这种冲昏脑袋的情绪驱使下急于寻找隐蔽的敌人报复则是致命的错误。
 
    此刻的讨伐队蓄满了惊慌和暴怒的异常气氛,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处于十分微妙的平衡点上。事态的下一步动向直接决定队伍能否挽回有些颓势的士气,抑或就此一蹶不振。
 
    决定事态发展倾向的要素有两个:
 
    尖耳朵们的行动;
 
    指挥官的决断;
 
    假定子爵的指挥素质足够优秀,带领部下迅速正确的行动。精灵方面的行动所带来的影响会部分抵消。情况如果相反,精灵方面的优势就会被放大。
 
    对士兵们来说,后一种糟糕的状况距离他们和现实非常贴近。
 
    讨伐队的指挥官富歇子爵从未上过战场,是个从传记、小说里体验战争的怯懦自大狂。对接受这么一个废物指挥,初次执行治安镇压作战的菜鸟忙们来说,实在是一种致命的不幸。
 
    “子爵命令部分人救助伤员,其余组成几支分队向四周灌木丛进行搜索,发现尖耳朵立即消灭。”
 
    “那.头.猪.说.什.么?”
 
    石雕般健壮魁梧的身躯以令人瞠目的速度从椅子上跳起来,让人担忧是否会就此脱离眼眶的眼球布满疑惑与愤怒达到极点的血丝,凶险的表情将威严扭曲,骑士的嘴里发出狰狞野兽般的咆哮。房间里的器具嗡嗡做响,门外传来犬吠的合唱。
 
    大大咧咧又通情达理的皮埃尔骑士被彻底剥离冷静的裕余,顾不上适才的举动会给邻里关系带来怎样的损害,只盯着尼埃尔,以求确认子爵是否真的下达了那个愚蠢的命令。
 
    “子爵让15名士兵带回战死者的遗体和需要救助的伤员,魔法师士官、盾牌手、驽兵防卫本阵。其余人员编成十几支搜索队,分散进行搜索攻击。”
 
    尼埃尔黯淡的面孔别向一旁,身为经历整场战斗的参与者及见证者,大男孩明白骑士为何发怒。
 
    在接二连三遭遇神秘的爆炸陷阱后,子爵可以选择暂时撤退、绕路来避开尚不清楚真面目为何的危险;可以收拢队伍,组成坚固的防御后,不受干扰的收纳死者和伤员。但子爵没那么干。
 
    这位指挥官奇葩的将自己的部队分散使用,原本享有绝对数量优势的讨伐队被掰成彼此难以联系支援的小零碎撒进了茫茫灌木丛中,让精灵们可以从容挑选没有魔法师伴随的小队展开突袭或是伏击。。
 
    他真是个天才,通称为【白痴】的那类【天才】。
 
    “那头只会在女人、娈童身上糟蹋金币的猪!他那个用来拍马屁和推卸责任的脑袋里到底灌进了多少屎尿?!要怎么弱智才能想出这馊主意?!”
 
    牵涉到遗传学、优生学、大脑结构研究等等威尔特之外闻所未闻的高深学科的指挥官智商下限问题让性格憨直暴躁的骑士连后槽牙都疼了起来。
 
    脸上堆满愤恨
    “一群凶残的畜牲!”
 
    听完皮埃尔的推测和咒骂,尼埃尔给予断然的否定摇头,骑士口中如清泉般纯洁的作战方式并非讨伐队遭遇的战争旋律。
 
    比危险种的狩猎、人狼的游猎伏击更加可怕、更为血腥,尖耳朵异端们的作战手在段残酷无情程度超出那种方法数百倍之多。
 
    “尖耳朵们隐藏在一片斜坡上,他们隐蔽的很好,从那些鼠辈身边经过也很难发现。我们的人过去之后,那些家伙立即从侧翼与后方射出弩箭。大部分受害者第一轮齐射后就死了,不过尖耳朵会刻意留下一两个受伤的活口,让受伤的兵士放声惨叫,当有谁出来试图救助伤员时,那群畜牲立即射杀暴露出来的家伙。和前面一样,留下几个不能动弹的活口。”
 
    “该死……该死的杂种!!该下地狱的恶棍!卑鄙的懦夫!野兽都比他们强!!”
 
    震惊。
 
    暴怒。
 
    找遍所有已知的侮辱词汇堆砌在一起都无从形容皮埃尔对这种作战方式的感想。
 
    即使经历众多血战苦战,皮埃尔也从未见到或者听闻过这种做法。
 
    毫无人性、残忍无情,追求更有效率猎杀对手的恶心做法。
 
    但认为这就是下限,没有比这更没有道德与人性的手段的话。光荣的骑士先生实在是过分低估了制定一系列作战计划的家伙和他那些执行任务十分到位的学生们了。
 
    他很快就能通过尼埃尔理解这一点,深刻的留在记忆之中。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