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官网pk10-北京赛车pk10稳赢公式

拥有着不同的存在冲突的利益诉求的群体聚集于

 现实、高效、手腕、身段、力量――
 
    诠释【完美】为何物的少年拥有的诸多特质中,唯独不存在可供他者利用的弱点。
 
    从高处俯瞰万物,巧妙的调整节奏细节,引导全局走向正确的方向。
 
    这近乎全知全能的存在,能与之相匹配的称号唯有――
 
    话题至此以无法继续下去,即便是不怎么虔诚的教徒,信仰与固有思维也难以接受继续思考辩论下去推导出来的结论。
 
    敬畏――恭敬、畏惧的心态是人类部下们面对李林几乎一致的反应,畏惧成分总是更多些的奇妙化学反应此刻同样支配着萨德前男爵。
 
    “工作辛苦了,萨德先生。”
 
    手肘撑住桌子,交叠在一切的双手如面罩般遮挡住鼻梁下一下的面部,虽然因此无法窥见李林的全部表情,但萨德可以感觉得到说出慰问话语的嘴唇正露出讪笑。
 
    “为您效劳是小的的荣幸。”
 
    对着不知属于映像还是现实之中那带有意思不怀好意的笑脸弯下了腰,萨德小心的回答。
 
    所谓工作,是指完善针对阿让托拉通伯爵的谣言,把可以把人笑死的初始版本所存在的漏洞填补掉。
 
    伯爵确实存在容易引起旁观者疑心的军队异动,但要让其他势力怀疑阿让托拉通伯爵的真实动机,把周边舆论如同搅动的如同沸腾的浊水一般却并不是一件字面上那么轻松的事情。
 
    名为【贵族】的群体之中不缺少弱智、笨蛋、思维腐朽僵化的家伙,一定程度上堪称贵族的招牌。但把自己的对手智商数值限定在一个缺乏普遍性的低值,以此为基础臆想作战计划的家伙也应该找个脑科医生检查一下是否脑残。
 
    作为维持庞大国家运作的重要阶层或者叫精英阶层,尽管其腐朽臃肿、充斥不少昏聩无能之辈,但想用一两条市井小民都能看出破绽的谣言来蒙骗住他们还是存在难度的。
 
    萨德要做的,是填补谣言的漏洞,让这些信息看上去真实可信,能够被不同的对象接受,然后将怀疑的矛头指向一无所知的伯爵。
 
    “上级贵族们总是做出好像团结一致的样子,其实圈子里的大家多少都清楚一点大人物们的恩怨。”
 
    报复的快感从语调下涌现,萨德扭曲的笑容中带着真实的恶意和愉悦。
 
    语言、文字、资讯、情报――平日不起眼的东西经过一番重组既可让那些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大贵族如同热锅上蚂蚁般寝食难安。身处敌对立场的萨德欣赏着、享受着事态发展带来的刺激,犹如品味陈年红酒的香醇。
 
    “组织内部存在小集团是正常现象,产生利益冲突在所难免。侧面来说,内部竞争有助于组织的成长壮大。但如果没了沟通渠道和仲裁者便会发展成恶性内耗,最终演变出的,是这般难看的样子了。”
 
    意有所指的弦外之音传递到空气之中,李林的讪笑让萨德动摇了一下。
 
    尼福尔海姆的现状。
 
    与其说成是共同追寻大义的同志盟友,倒不如用【奇怪的利益结合体】来形容比较贴切。
 
    人类、精灵、侏儒、龙――拥有着不同的、存在冲突的利益诉求的群体聚集于尼福尔海姆一处,维系着这个跨种族军事组织衔接运转的核心则是一名种族不明的超然少年。
 
    以对现状的共同不满为切入点,自身不持任何种族主义立场的年轻主宰是蛛网般交错复杂的组织唯一的基础,缺少了这至关重要的核心――筑起蜘蛛巢穴的的神秘少年,眼前搭在沙滩之上的蜃楼一夜之间便会分崩离析。
 
    尼福尔海姆会重新回到日渐崩坏的老路;
 
    精灵们的复国之梦会碎裂;
 
    瓦利和阿尔贝利希的前途会十分渺茫;
 
    ――没了李林,萨德没有任何机会向羞辱陷害他的阿让托拉通伯爵复仇,那个嚣张傲慢的脑袋踩在自己脚下的场景会永远止步于想象。
 
    那种事情绝不能出现,也绝不允许出现。
------------
 
27.贵族的决断(四)
 
    “为获得回报,我们付出。你的小小愿望会得到实现,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在一些传说中,栖息黑暗深渊的恶魔会回应向他们许愿的人类。
 
    “复仇的事情、振兴家族的事情、建立新体制的事情――以不影响整体利益协同为前提,最终阶段都会实现。相比之下,毁灭区区一个伯爵的一切不过是件小事。”
 
    人类的愿望在恶魔眼中全都属于【微不足道】,恶魔带着轻蔑和傲慢的笑容对许愿者送出诱惑。
 
    “伯爵迄今为止积累的财富、地位、名誉乃至藏书――当然,是没有【概念迷彩】的真品,这一切都将成为你的所有。踩着仇敌的首级,品味掠夺昔日掠夺你的家伙的刺激,以此为台阶,爬上更高地位也不是不行。”
 
    【许愿吧,乞求吾辈而非汝等信仰之神者。诸般难以启齿的欲望,吾辈会为你实现。汝只要支付些许代价即可。】
 
    “那么――你准备好定下契约了么?【萨德伯爵】。”
 
    没有白吃的午餐,没有无偿的借贷,向恶魔许愿的人类最后一定会付出些什么。
 
    莫名的亢奋,奇异的局促不安,相信与不信交错。
 
    用于抉择的短暂时间很快就到了头,不存犹疑的回答从萨德口中脱出:
 
    “乐意为您效命。”
 
    人生被摧毁、被隐蔽在知识之下的剧毒概念所侵蚀,在混迹地下社会的过程中被对方好整以暇的观察错误魔法概念给施术者带来的损害、收集相关信息改良自己的术式,最后的最后,无法再发掘可供利用的价值,便通过黑市代理人莫内诱导自己,让可能扰乱黑市支配体系的李林一行人和自己互相消耗,然后那个二世祖在双方精疲力竭之时登场,消灭掉所有的隐患,同时也赚取了功勋。
 
    伯爵在做出上述行为的时候,应该很愉快,并且认为这不过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吧。不过就像李林对他说过的――【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伯爵同样也要面临偿还的问题。
 
    这个必须有,如果没有,萨德只能考虑一些极端的措施。比如以性命为代价的【同归于尽之肉弹攻击】神马的……
 
    相比之下,为李林效命不过是个比较辛苦的差事,获得的利益却丰满可观。
 
    拒绝的理由――【不存在】。
 
    被复仇的狂热和偏执侵袭思维回路,未能退后一步审视交易的萨德定下了契约,脑中一闪而过的恶魔契约故事未能回忆至最后的部分,订立契约的人类最后的结局没有被回想起来。
 
    愿望会实现,红色眼睛的少年亦会确实收下名为【灵魂】的付款。
 
    李林的笑容和古老传说中的邪恶面孔无端的发生了重叠,那个倒映出人类本性的模糊幻象在脑髓中一闪而逝,战栗的麻痹游走萨德全身。
 
    少年扬起右手,从浆洗到只剩白下的面部,看不清李林正摆出什么样的表情,多次以性命为赌注的买卖中发挥作用的直觉告诉萨德,那一定是有如新月般令人着迷又畏惧的笑容。
 
    ################
 
    “您好像心情不错,阁下。”
 
    为茶杯续满加了蜂蜜的微甜饮料,在书桌上重新放上插着黑百合的花瓶。尼德霍格重新站在李林身旁。仰望的眼神凝视着没了笑容的冷淡面孔和丝毫不曾松懈下来的肩膀。
 
    强敌环饲的战略境况、不安定隐藏因素的内部、庞大的开支、武装力量的建设……单薄瘦弱的年轻肩膀上所担负的东西足够把一个正常智慧种逼疯。
 
    但这分量只是【改变世界】的最终目标中的一小撮,唯有承受世界的重量才可完成那种宏伟的大志。
 
    照顾李林的起居,为劳累的主君身边摆上一朵娇羞少女般的黑紫色花朵――旁观者或许觉得这些琐事太过卑微无趣,尼德霍格所持的则是完全相反的观点。侍奉超常的存在,为其分担些微辛苦,带给年幼黑龙的是责任感与荣誉感。
 
    龙、人类、精灵眼中的超常和尼德霍格口中的【高兴】难以协调在一处,沉静无表情的面目说成是雕像较容易被接受。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